• 搜索:
  •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伤感散文 > 正文

    “缘”来碧玉流

    作者:连环人生来源:时间:2019-03-09 04:22:45

      縷縷清新的風兒從山間陣陣吹來天是那麽藍雲是如此白微醺處惟見西山碧玉流。

      ——題記是什麽一種力量将我的心從喧噪的世界裏,吸引到了這遠離縣城區15公裏外的清幽之地。恢宏的禅宗祖庭、曆經滄桑的靈潤橋、渾身披綠口含清泉的破額山,讓人不禁想起了“破額山前碧玉流,騷人遙駐木蘭舟。春風無限潇湘意,欲采蘋花不自由。”這首古詩。

      破額山,又名雙峰山,亦稱西山。唐武德七年禅宗四祖道信大師在這裏創建四祖寺,爲中國禅宗叢林之始。寺前,一座始建于大元至正十年的單孔風雨廊橋,665年來傲立在破額山前的石魚矶上。站在這古香古色的靈潤橋上,廊屋兩端爲磚砌八字牌樓門,牆壁繪有各種花鳥圖案,内有粗壯樹木做成的長凳。俯首橋下,芳草萋萋,溪水無言,岩面寬廣,曆代遊人在此留下了許多題詠石刻。正草行隸,唱物寓情,神韻高遠,與橋争輝。有從唐朝至清朝不同時代的名人詩詞和人生感悟。其中以唐代書法家柳公權書“碧玉流”石刻和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破額山前碧玉流”詩刻最爲珍貴。

      站在橋拱正中下方一塊狀如遊魚的石矶上,“碧玉流”鬥大的字刻在其上,溪水潺潺,千年不息,而這瞬息萬變、稍縱即逝的溪水似曾相識相知,從破額山頭一路奔來,在“碧玉流”下激情交彙的刹那間,不時發出陣陣如泣如訴的聲響。用心傾聽,那聲響就好似許久不見的兩個朋友發自肺腑的聲聲問候,又好像是一對對久别的戀人在這傾訴綿綿不絕的相思之情。萬物因緣生,萬物因緣滅。世間萬象都是因緣和合而成。望着這奔騰不止的溪水,或許應了一句古話“有緣千裏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我無法得知眼前這水将往何處去,但我的心特别地疼,因爲他們将一去不複返,永遠不會再一起回到“碧玉流”下傾吐心聲。或許那石下濺起來的水花就是他們飛奔的淚,是他們破碎的心。

      離“碧玉流”不遠的石刻群中,就有“破額山前碧玉流,騷人遙駐木蘭舟。春風無限潇湘意,欲采蘋花不自由”。詩後有“宗元”二字,落款“大明嘉靖庚申胡效忠來遊刻石”。清光緒《黃梅縣志》載,該石刻詩文爲唐代大文學家柳宗元在柳州追記遊四祖寺之作,明代胡效忠重刻于石上。更有縣志記載的南宋鹹淳年間本邑百歲壽翁黃眉山人“清泉堪洗缽,白石可參禅,坐到忘機處,王侯莫并肩”,還有姑射山賈鉝題的“慧珠”字以及黃梅清代秀才鄧文濱的“洗心”石刻。

      如此清幽,怎能不惹文人墨客紛紛在此“洗心”或“洗筆”,享受這份與西山的緣。如今,許多遊客或在這休息片刻,或在此拍照留念,更有少年經不住明靜如鏡的水兒誘惑,趴在地上,把臉伸入水中,零距離“洗臉”。夕陽西下,寺院的誦經聲由遠及近,和着風兒一起傳入了耳,回蕩在“碧玉流”的上空……

      缕缕清新的风儿从山间阵阵吹来天是那么蓝云是如此白微醺处惟见西山碧玉流。

      ——题记是什么一种力量将我的心从喧噪的世界里,吸引到了这远离县城区15公里外的清幽之地。恢宏的禅宗祖庭、历经沧桑的灵润桥、浑身披绿口含清泉的破额山,让人不禁想起了“破额山前碧玉流,骚人遥驻木兰舟。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苹花不自由。”这首古诗。

      破额山,又名双峰山,亦称西山。唐武德七年禅宗四祖道信大师在这里创建四祖寺,为中国禅宗丛林之始。寺前,一座始建于大元至正十年的单孔风雨廊桥,665年来傲立在破额山前的石鱼矶上。站在这古香古色的灵润桥上,廊屋两端为砖砌八字牌楼门,墙壁绘有各种花鸟图案,内有粗壮树木做成的长凳。俯首桥下,芳草萋萋,溪水无言,岩面宽广,历代游人在此留下了许多题咏石刻。正草行隶,唱物寓情,神韵高远,与桥争辉。有从唐朝至清朝不同时代的名人诗词和人生感悟。其中以唐代书法家柳公权书“碧玉流”石刻和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破额山前碧玉流”诗刻最为珍贵。

      站在桥拱正中下方一块状如游鱼的石矶上,“碧玉流”斗大的字刻在其上,溪水潺潺,千年不息,而这瞬息万变、稍纵即逝的溪水似曾相识相知,从破额山头一路奔来,在“碧玉流”下激情交汇的刹那间,不时发出阵阵如泣如诉的声响。用心倾听,那声响就好似许久不见的两个朋友发自肺腑的声声问候,又好像是一对对久别的恋人在这倾诉绵绵不绝的相思之情。万物因缘生,万物因缘灭。世间万象都是因缘和合而成。望着这奔腾不止的溪水,或许应了一句古话“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我无法得知眼前这水将往何处去,但我的心特别地疼,因为他们将一去不复返,永远不会再一起回到“碧玉流”下倾吐心声。或许那石下溅起来的水花就是他们飞奔的泪,是他们破碎的心。

      离“碧玉流”不远的石刻群中,就有“破额山前碧玉流,骚人遥驻木兰舟。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苹花不自由”。诗后有“宗元”二字,落款“大明嘉靖庚申胡效忠来游刻石”。清光绪《黄梅县志》载,该石刻诗文为唐代大文学家柳宗元在柳州追记游四祖寺之作,明代胡效忠重刻于石上。更有县志记载的南宋咸淳年间本邑百岁寿翁黄眉山人“清泉堪洗钵,白石可参禅,坐到忘机处,王侯莫并肩”,还有姑射山贾鉝题的“慧珠”字以及黄梅清代秀才邓文滨的“洗心”石刻。

      如此清幽,怎能不惹文人墨客纷纷在此“洗心”或“洗笔”,享受这份与西山的缘。如今,许多游客或在这休息片刻,或在此拍照留念,更有少年经不住明静如镜的水儿诱惑,趴在地上,把脸伸入水中,零距离“洗脸”。夕阳西下,寺院的诵经声由远及近,和着风儿一起传入了耳,回荡在“碧玉流”的上空……

      标签: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缘”来碧玉流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