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日志 > 伤感日志 > 正文

    明月润染琉璃碎

    作者:仙玥来源:时间:2019-03-09 04:32:27

      一些事費盡思量,終不得願,手執一紙文書,嫣然回首,歎息浮生幾許。

      文字細細碎碎,躍然紙上,忘了有多久疏于習作,忙碌于别人眼裏的盛世繁華,夜半時分,思緒浮現,有些回憶隻能随着時間慢慢老去,心裏明白沒有更好的辦法能夠迅速抹去,曾經多少的笃定信念,終于被剪斷,往事如塵埃漂浮在空氣裏,久而久之,就着呼吸隐沒在心中,我想,悲傷如果不那麽濃烈,意識能夠遏制些許零碎的思緒,情感漸漸地在湖水的倒影中模糊了,冷硬的面具戴久了,或許會與身體融爲一體了,站在鏡子前,看見臉頰上陌生的淡漠。

      夜來初感涼意,習慣倚在床邊翻看書籍,夜色墨染竹林,張望遠處的燈火,窗台上的植株在雨水的浸潤下悄然生長,孜孜不倦的态勢,看在眼裏,頓生細微感動,綠意盈盈的風光,在這個台風過境的夜分外鮮活,猶如那年情動時凝望的眼神,綿延千裏,望穿了碧水深潭,世事本是如此繁複,誰又能給予誰三千繁華的疼愛,一切,在年複年的時間裏,遠了,淡了,想來愛從來是千轉百回的事,心若倦了,又如何能夠瞬間夢回遊蹤,神情注視消失的人影。

      神傷沒有更妥帖的地方安放,因而隻能任它們在心底流淌,心緒不時泛起一絲波瀾,如涓涓細流,在心口處彙聚如缺堤的洪流奔騰而下,寂地花涼,那些塵落的風華在遠處飄搖,人事四散逃離的當即,誰會記得誰的堅持仍在繼續,執守成癡的情懷終于被決然地碾落,一個人的心情,無法辯明,多年以前,我不曾想過我會因着生命的劫難愛上了孤獨,隻是多年以後,我杖惑贫诉@樣的信念,在孤獨的海潮中屏息自問,此生誰還會是我的亘古神話。

      深深夜,語凄凄,深埋的話語一句一句地在腦海裏呈現,我已習慣了深夜獨自一人的遊走,無奈又無助,看見靈魂的酸楚,飲下了一杯苦酒,嘗過人生的甘與苦,是不是此後的行走也能堅定不移,一個方向,一條道路,然而,沒有誰指引我偏離的軌迹該去往何處了,行走中的迷茫傾瀉而來,我無處躲藏,隻能面向,有時,一些勇敢也這樣無力,卻偏偏需要極力支撐,有時,一些堅持也這樣無助,仍不得不倔強地走下去,我問自己,累了嗎,這樣的世界究竟有沒有盡頭,給我一個理由,讓心不至如此無依無靠。

      悲傷會在每個日子流動,我看見它透明的身影在手背上的靜脈處如一股寒流敲碎了淡然的虛像,我努力的假裝疲憊了,在夜色降臨的那一刻,彰顯了疲弱的面容,在大街上,在車廂内,笑容消逝的眼睛漠然地旁觀着小城華燈裏的喧鬧與寂寞,過了這麽久,我依舊無法釋淡一絲的痛苦,回到往日平淡的生活中,面容憔悴,略顯滄桑,這是誰的錯,我無從得知,隻是習慣在心房的黯然中歸結了一個又一個的傷口,慢慢細數,慢慢觸撫,慢慢說服,慢慢接納。

      時光涼薄,人心更是冰冷,我一步步走,卻是步步驚心,這些年錯過的始終在心頭回蕩,忘不了傾杯獨飲的凄清,如果一切隻是一個周折,卻纏繞了一年年,涼生記憶,我可以承載的都已蒼白,還能記住那一年我是否依然如故,站在渡頭凝視明月映照湖水,碧波的風光,想來不過是如夢一場,然而,人生又有幾多個夢可以讓我心馳神往的,舊念,不再,一些等待,早已如流雲散場。

      淚若盡了,記憶是否也風幹了,然而紅塵于心,一切的緣起緣滅都有定時,一個人端坐着獨守天明,寂寥的心情時常占據了整顆心,有些離别終是過于迅速,如今已無迹可尋,我默默地站在時光的渡口目送一些人的遠去,從來不善言,眼中的愁緒染上了顔色,與一幕幕的場景溶解。

      心事如塵,我習慣了這樣的時刻想起這樣的人事,難掩的傷楚,在心底暫歇後開始了又一個輪回,沒有淚水,眼睛木然,凝思着如潮的心緒,不是一個矯情的女子,卻寫着這樣悲傷的文字,時而隐忍,時而倔強,漸漸地,或許習慣也隻是一個無力的借口,更多的時候,我更想站在日光下明亮地微笑着,與人溫暖,與人快樂,隻是,快樂也不過是夢想的天堂,那麽遠,那麽遠。

      一些事费尽思量,终不得愿,手执一纸文书,嫣然回首,叹息浮生几许。

      文字细细碎碎,跃然纸上,忘了有多久疏于习作,忙碌于别人眼里的盛世繁华,夜半时分,思绪浮现,有些回忆只能随着时间慢慢老去,心里明白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够迅速抹去,曾经多少的笃定信念,终于被剪断,往事如尘埃漂浮在空气里,久而久之,就着呼吸隐没在心中,我想,悲伤如果不那么浓烈,意识能够遏制些许零碎的思绪,情感渐渐地在湖水的倒影中模糊了,冷硬的面具戴久了,或许会与身体融为一体了,站在镜子前,看见脸颊上陌生的淡漠。

      夜来初感凉意,习惯倚在床边翻看书籍,夜色墨染竹林,张望远处的灯火,窗台上的植株在雨水的浸润下悄然生长,孜孜不倦的态势,看在眼里,顿生细微感动,绿意盈盈的风光,在这个台风过境的夜分外鲜活,犹如那年情动时凝望的眼神,绵延千里,望穿了碧水深潭,世事本是如此繁复,谁又能给予谁三千繁华的疼爱,一切,在年复年的时间里,远了,淡了,想来爱从来是千转百回的事,心若倦了,又如何能够瞬间梦回游踪,神情注视消失的人影。

      神伤没有更妥帖的地方安放,因而只能任它们在心底流淌,心绪不时泛起一丝波澜,如涓涓细流,在心口处汇聚如缺堤的洪流奔腾而下,寂地花凉,那些尘落的风华在远处飘摇,人事四散逃离的当即,谁会记得谁的坚持仍在继续,执守成痴的情怀终于被决然地碾落,一个人的心情,无法辩明,多年以前,我不曾想过我会因着生命的劫难爱上了孤独,只是多年以后,我诚然笃定了这样的信念,在孤独的海潮中屏息自问,此生谁还会是我的亘古神话。

      深深夜,语凄凄,深埋的话语一句一句地在脑海里呈现,我已习惯了深夜独自一人的游走,无奈又无助,看见灵魂的酸楚,饮下了一杯苦酒,尝过人生的甘与苦,是不是此后的行走也能坚定不移,一个方向,一条道路,然而,没有谁指引我偏离的轨迹该去往何处了,行走中的迷茫倾泻而来,我无处躲藏,只能面向,有时,一些勇敢也这样无力,却偏偏需要极力支撑,有时,一些坚持也这样无助,仍不得不倔强地走下去,我问自己,累了吗,这样的世界究竟有没有尽头,给我一个理由,让心不至如此无依无靠。

      悲伤会在每个日子流动,我看见它透明的身影在手背上的静脉处如一股寒流敲碎了淡然的虚像,我努力的假装疲惫了,在夜色降临的那一刻,彰显了疲弱的面容,在大街上,在车厢内,笑容消逝的眼睛漠然地旁观着小城华灯里的喧闹与寂寞,过了这么久,我依旧无法释淡一丝的痛苦,回到往日平淡的生活中,面容憔悴,略显沧桑,这是谁的错,我无从得知,只是习惯在心房的黯然中归结了一个又一个的伤口,慢慢细数,慢慢触抚,慢慢说服,慢慢接纳。

      时光凉薄,人心更是冰冷,我一步步走,却是步步惊心,这些年错过的始终在心头回荡,忘不了倾杯独饮的凄清,如果一切只是一个周折,却缠绕了一年年,凉生记忆,我可以承载的都已苍白,还能记住那一年我是否依然如故,站在渡头凝视明月映照湖水,碧波的风光,想来不过是如梦一场,然而,人生又有几多个梦可以让我心驰神往的,旧念,不再,一些等待,早已如流云散场。

      泪若尽了,记忆是否也风干了,然而红尘于心,一切的缘起缘灭都有定时,一个人端坐着独守天明,寂寥的心情时常占据了整颗心,有些离别终是过于迅速,如今已无迹可寻,我默默地站在时光的渡口目送一些人的远去,从来不善言,眼中的愁绪染上了颜色,与一幕幕的场景溶解。

      心事如尘,我习惯了这样的时刻想起这样的人事,难掩的伤楚,在心底暂歇后开始了又一个轮回,没有泪水,眼睛木然,凝思着如潮的心绪,不是一个矫情的女子,却写着这样悲伤的文字,时而隐忍,时而倔强,渐渐地,或许习惯也只是一个无力的借口,更多的时候,我更想站在日光下明亮地微笑着,与人温暖,与人快乐,只是,快乐也不过是梦想的天堂,那么远,那么远。

      标签: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明月润染琉璃碎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