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千里共良宵 > 正文

    无 能 男人守不住妻子

    作者:来源:百芷姑娘时间:2019-04-15 12:20:55

    无 能 男人守不住妻子

      注并置顶「白芷姑娘」

      每晚八点我等你

      ?

      插图:网络

      1

      正大金行是这条步行街上最引人注目的金店。

      整条街的人都知道,这家金行的东西质量好,款式靓,从来不缺少有钱的客人。

      老板王正大带着拇指粗的大金链子,整天坐在门口,脸上挂着一副得意洋洋的微笑。

      也难怪,金店生意好,日进斗金,老板赚翻了,能不天天乐么?

      刘铁生一直蹲在正大金行对面的马路边上抽烟,一支接着一支,眼神没有离开过正大金行。

      四块钱一包的劣质烟,怎么能跟以前十几块一包的好烟相比,刘铁生被呛得直咳嗽,扔了烟头,狠狠骂了一句,站了起来。

      对面,正大金行进进出出的女人们非富即贵,王正大迎来送往,脸上的表情谄.媚而又满.足。

      今天的天气真好,眼看着日头就要落下去了,正大金行门口的那个乞丐,依然惬意地躺.在路边,自在地剔着牙。

      每个人似乎都活得很好,有钱的,没钱的,当老板的,做乞丐的。

      只有他,刘铁生,为什么一.夜之间,他的生活变得惨不忍睹,没有一条活路了呢?

      刘铁生盯着正大金行的眼神渐渐变得迷茫,裤袋里的手机响了,接起来,是妻子吴秋惠的电话:

      “铁生,你还没下班吗?军军说要等爸爸回来一起吃饭。”

      听到儿子军军的名字,刘铁生的眉头痛苦地皱了一下,声音却刻意地温柔:

      “告诉军军,爸爸很快就到家了,今天路上塞车,所以晚了。”

      妻子那边要收线,刘铁生又喊住她:“秋惠……”

      “嗯?”

      吴秋惠轻声地问,声音里透着疲惫与萧索,刘铁生的心里有千言万语,却都堵在嗓子眼儿,什么也说不出。

      “秋惠,你辛苦了。”

      刘铁生最后选择了一句无关痛痒的安慰,吴秋惠那边轻轻“嗯”了一声便收了线。

      虽然只应了一个字,那匆忙的尾音里,刘铁生还是听出了妻子的哽咽。

      刘铁生内心长叹一声,他已经在街上徘徊了很久,他逃不掉的,那个家里有等待他的妻子,有等待他的儿子。

      军军,多漂亮乖巧的小男孩啊!

      从小把他扛在脖子上,长大了带他踢足球,无数个夜晚,刘铁生拥住妻子,满足地向她告白:

      “谢谢你老婆,给我生了一个这么好的儿子。”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想起这些,刘铁生恍若隔世。

      他们家已经很久没有真心的笑容了,十二岁的军军得了一种怪病,先是腿不能动,接着胳膊也开始不利索。

      医生说这种病很罕见,不是不能治,但要用国外进口的药。

      一支两万多,一个疗程八个月,至少要打二十针,保守估计,需要五十万。

      刘铁生朝着家的方向走去,背影单薄,五十万的巨款像一座山,沉甸甸地压.在一个父亲的肩头。

      2

      军军病了以后特别黏人,他不能上学,隔三差五地就要住院。

      似乎知道医药费带给家里的窘境,他不问也不说,每天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和爸爸妈妈一起吃早饭,吃晚饭。

      刘铁生回到家里,陪军军吃了晚饭,他跟吴秋惠强颜欢笑,逗着军军开心。

      军军到底还是个孩子,跟爸爸妈妈玩得很高兴。

      只是在刘铁生抱他去睡觉的时候,他才轻轻搂.住爸爸的脖子小声地问:“爸爸,我什么时候能自己走回我的小床?”

      刘铁生拧了拧他的鼻子:“小子,你很快就可以自己走了,医生说了,国外那批药到了,第一个给你用,那个药特别灵,比齐天大圣吃的人参果还灵!”

      军军被爸爸逗笑了,盖上被子很快进入了梦乡,刘铁生凝视着儿子的脸,清秀的眉眼像他妈妈,而那轮廓分明的脸型又和自己一模一样。

      如果他能和正常孩子一样,健康茁壮地长大,他会是一个漂亮的小伙子,每天有使不完的劲儿,高个子,粗嗓门,是他们的骄傲,也是他们的幸福。

      刘铁生再也忍不住,热泪滚滚而下。

      他怕妻子看到,躲进卫生间里,打开喷头,让滚烫的水冲洗着他的眼泪与悲伤,还有一个父亲的无奈。

      一周内筹不齐五十万,军军就没法赶上使用第一批药物,下次再从国外进口,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刘铁生双手捂住脸,压.抑地哭了,内心像被现实无情地戳了一个大.洞,里面填满了绝望。

      吴秋惠躺在床.上,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的累,自从军军病了,她便辞职在家里照顾军军。

      十二岁的男孩,每天抱着他吃饭,上厕所,给他按摩,吴秋惠的身.体透支到吃不消。

      比身体更累的,是她的心,她听见丈夫从儿子的房间直接去了卫生间,哗哗的水声里,她知道,他哭了。

      五十万,对有钱人可能不算什么,对刘铁生和吴秋惠来说,是一笔连借都没有地方去借的巨款。

      她跟刘铁生都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在这个城市立足,扎根,结婚,生子。

      他们凭着自己的勤奋过着并不富裕却非常满足的生活,就在军军生病前,他们刚刚攒够了三十万首付,准备买房子。

      可是军军这一病,三十万全花光了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如今还需要五十万,他们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刘铁生是个好男人,温和,善良,顾家,他心疼吴秋惠不嫌弃他穷嫁给了他,这十几年对吴秋惠连句重话都没有说过,两个人感情特别好。

      就因为跟刘铁生感情太好,吴秋惠不忍心伤害他,可是如果不做出决定,她失去的,有可能是她当成命来养的儿子。

      医生说了,军军的病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会有生命危险,而用了那种特效药,治愈的希望有百分之七十。

      吴秋惠的眼前浮起王启铭那张油腻腻的脸:“秋惠,我知道你现在缺钱,陪我一年,随叫随到,五十万,我给你。”

      “想什么呢?”

      吴秋惠的思绪被刘铁生打断,他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卧室,吴秋惠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声音也磕磕巴巴:“没,没想什么。”

      刘铁生没再追问,上.床躺下,抱.住了妻子:“好好睡吧,这一天照顾军军,你也累坏了。”

      吴秋惠窝在丈夫的怀.里,紧紧搂.住他的腰,丈夫的怀.抱让她安心,可儿子的病情更让她揪心。

      她怎么也赶不走王启铭那张不怀好意的脸。

      3

      第二天一早,刘铁生上班去了,吴秋惠呆呆地陷入了回忆。

      楼下连锁超市的老板王启铭,曾是吴秋惠的同乡,以前追求过吴秋惠,那时候吴秋惠年轻貌美,不少小伙子都喜欢她。

      王启铭虽然是里面最有钱的一个,可吴秋惠讨厌他的猥.琐,断然拒绝了他。

      没想到风水轮流转,那天吴秋惠在超市接到医生的电话,让他们准备五十万,吴秋惠为难地哭了。

      王启铭幽灵般地出现在她的身后,她跟医生的对话,他全都听了去。

      王启铭现在也成了家,有了孩子,仗着父母的老本儿开了大超市,说起话来也财大气粗:

      “吴秋惠,我不嫌弃你老,我喜欢你,我年轻时就那么点儿遗憾,没有睡.上你。

      这么巧我们又碰到了,别再错过缘分,陪我一年,随叫随到,五十万,我给你。”

      吴秋惠气得把手里的袋子摔到他的脸上,说他不要脸,王启铭却不恼,捡起袋子嘿嘿地笑:

      “你还是这么有味儿,没关系,你会回心转意,主动来找我的。”

      “妈妈,我上网查过了,我这种病叫做病毒性关节炎,国外有人用特效药治好了,你说,我也能治好的,是不是?”

      军军的话打断了吴秋惠的思绪,他是个懂事的孩子,从来不跟父母提过分的要求,可对于生的渴.望,哪个人没有呢?

      何况一个正值花季的孩子。

      吴秋惠心一横,郑重地点点头:“军军,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捏紧了口袋,那里面,装着王启铭硬塞给她的手机号码。

      刘铁生上班有些心不在焉,医生早晨又来电话嘱咐一遍,下周一医药费必须到位,药一到,他们就给军军用上。

      “军军爸爸,军军年纪小,康复机率很大,这个药是贵了一些,你们一定要想想办法,别耽误了孩子的治疗。”

      医生的声音里透着焦急,刘铁生知道,医生也是好心,他不怪医生,甚至感谢医生。

      这批药供不应求,医生能给军军留一个名额,就是心疼军军还太小了。

      刘铁生下班后,又来到了正大金行的对面,正大金行真是个风水宝地,不仅生意兴隆,连门口的乞丐,也多了两三个。

      刘铁生蹲在地上抽烟,目不转睛地瞅着正大金行,连日来通过观察,正大金行的营业规律,他已经烂熟于心了。

      老板王正大虽然一脸社会相,浑身透着江湖习气,但做生意勤快,每天都守到店面打烊,从不偷懒耍滑。

      他精打细算,只请了一个店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说话嘴甜甜的,肤白脖子长,试戴首饰也格外好看。

      王正大在下午四点的时候会消失一会儿,他有个宝贝儿子念中学,他会去接儿子放学,然后把儿子送回家再返回来。

      从四点十分到五点十分这一个小时,是王正大一天中唯一从店里消失的时间,这个时候,店里只剩下那一个女店员。

      刘铁生眯起眼睛,想起白天时查过天气预报,明天大雨,有强台风即将登陆,政府呼吁市民尽量减少外出,避免危险。

      刘铁生起身,甩掉手里的烟屁股,头也不回地朝家的方向走去。

      他的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

      4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大雨,还有强台风,一早醒来,阴沉的天气,淅淅沥沥的小雨,似乎注定了今天要有事情发生。

      吴秋惠送刘铁生出门,刘铁生告诉吴秋惠,今晚有台风,厂里想留几个人看厂,以防洪涝灾害,他今晚就不回来了。

      吴秋惠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叮嘱刘铁生自己小心一点。

      刘铁生点点头,走出门去,又折了回来,用.力抱了抱妻子。

      “老婆,别担心,军军的医药费有眉目了,下周一我肯定会凑齐的。”

      吴秋惠也拥住了刘铁生:“铁生,我老家那边我爸妈也在想办法了,听说我有个远房表哥发了,他们想去求求他,也许很快就有好消息了。”

      夫妻俩静静地拥.抱了几秒钟,深情地对望了一眼,吴秋惠目送着刘铁生的背影消失,眼睛里蓄满了无声的泪水。

      她进门,掏出那张纸,照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声音压得低低的:“今天我会去找你,你说地址吧。”

      未完待续

      白芷姑娘

      我想认识你 跟我走吧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标签: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无 能 男人守不住妻子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