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 爱看美文网:打造最干净唯美网络美文阅读社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感人故事 > 正文

    想念你的歌

    作者:轮世尘守来源:时间:2019-03-05 00:17:17

      小念喜歡聽陸放唱歌。這是好多年來培養起的習慣,形成了自然。

      小念心裏曆來有預感。總有一天,陸放再也不會摩挲着自己的頭親昵的說,念念,我給你唱首歌吧。然後身邊就能響起世界上最華麗飽滿的聲音,像騰空而起的白鴿,紮在最純淨的那塊雲朵裏。充斥進小念空白的生命。從此之後,斑斓,不安。這就是命。

      小念有一個理想,憋在心裏了好長時間,不向任何一個人講。隻是每年生日的時候,都會偷偷的在蠟燭吹滅的時候許下個心願:在很多很多年以後,如果陸放還是這樣喜歡唱歌,那麽我就要爲他寫歌,讓他唱我們的歌,全世界都聽見。這個願望有些奢侈,小念知道。

      其實不曾想過,哪一次會是自己最後許這個白癡的願望,因爲小念不知道,陸放的成名前後,兩人的生活,就像被隔開的兩個世界,像一塊硬币的正反兩面,永遠不會有在一起的那天。陸放的歌突如其來的火了起來,互聯網上,泛着姜黃色報紙裏,更或者是電視熒幕中,大家都在談論着這個一夜成名的幸吣泻⒆印?/p>

      是因爲一場比賽,小念不想提起。那些記憶裏的細枝末節,某一時刻還是會像夢一樣的塞進腦海中,細小的感動與辛苦填滿了每一個細胞,幸福的香味,迅速的蔓延進空氣中最小的分子裏。

      小念想背着他的夢,一步步向前走。畢竟,一個人心中,隻有一個寶貝。那場比賽之所以把陸放捧紅了的原因,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爲陸放的超人氣。雖然在七夕的時候,小念忍着酷暑和那些最平常的喜歡陸放的歌迷上街拉過票,那時候她根本沒想過會有多少女孩子等在後台希望見一眼陸放,但“念念辛苦你了,晚上6點來我回家,媽媽給做飯,你也來吧。”這樣的短信,陸放隻會傳給小念一個人的。這樣就夠了不是麽。

      沒有一個歌迷知道,拉完票之後的小念,居然是能到陸放家吃飯的。因爲一般的人都覺得,如果彼此兩個人那麽好,是不用來做這樣的辛苦活的。隻是他們不明白,如果真的兩個人那麽好,那麽是彼此需要時,會拼盡全力也再所不惜.

      像發誓一樣的,更像一個最爲鄭重的決定。

      拉完票回家的路上順便買了一份晚報。死也沒想到,專題那版。沒登任何新聞,就用了一號的大字體寫:請支持陸放。然後是投票方式,隻是在報紙的最下腳,落款是:歌迷,梁曉暮。

      梁曉暮,如果不錯的話,應該是那個很有名的女歌手吧。也是靠一場比賽紅遍了大江南北的梁曉暮。她可以出十幾萬買下一個報紙的專題版面,給陸放做廣告拉票。而自己,喊到嗓子冒火,又能爲陸放拉到幾票。

      她能幫陸放做的,不過是冰山一角。這是小念第一次有了這樣的感受。

      第一次有些難過,但哪怕是那樣,小念也再過一百年都不會相信,在陸放實現了的理想後,自己會說服自己放棄這段感情。

      後來的事情仿佛一切都顯得那麽自然而然。陸放開始有演唱會,頻繁的和媒體見面,做産品的代言。一天睡的時間不超過四個小時。小念經常在半夜的時候能收到陸放傳過來的短信息,然後小念起床開機的時候可能陸放才剛剛睡下去。那段時間,見陸放簡直是件比登天還難的事情。不過還是能聽他唱歌的,小念去開通了彩信。于是陸放就經常傳些錄音片段過來。聽得最多的,是這兩句:我的夜晚是你的白天。當我思念時你正入眠。

      陸放,你好就好。

      小念開始看好多的書,現代文學的,古典詩詞的,她開始更努力的去做自己現在能做好的事情。當然,還有爲陸放寫詞的夢想,更加的強烈。一天比一天的強烈。

      那時候的生活很充實,雖然會累。但每天都覺得離夢更近了,離陸放更近了。

      起碼,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一次也沒有,一點也沒有。

      直到有一天。陸放巡回演唱會的第二站,就在小念和陸放長大的城市。前一天恰好是小念的生日。

      然後,陸放幫小念切蛋糕的鏡頭,在小念生日的第二天,就上了娛樂周刊的封面,陸放的公司出面聲明,陸放沒有在戀愛,除了跟當紅的女藝人梁曉暮關系甚密。自己心中的王子,王子擁有的愛情,是不能被說成這樣或者那樣的。是永遠不能的。

      那是第一次,覺得彼此可能不合适。梁曉暮能在事業上真正的幫到他,而自己卻使勁也做不到。

      陸放還是留出了時間給自己。本來以爲可以說說話的。在學校的塑膠操場上牽着的手,月影灑在朱紅色的跑道上,兩個人的影子一點點的拉長,再拉長。那樣的感覺小念下輩子都記得,受了委屈之後隻有陸放才給得了的安定。隻是,忽然閃出兩道刺眼的白光,伴随着不大的咔嚓一聲。是相機。小念想抓緊陸放的手,沒想到的是,陸放用快得不得了的速度松手了,小念的手就孤單的掉在風裏。沒有了任何反映,像電影裏無聲的滑過鏡頭。更像一個木偶。那樣一個簡單的動作,足夠否定所有。

      接下來就是逃跑,小念發誓她的确用了百米沖刺的速度。小念突然間知道,再真實的人和心,再真實的笑容,都不能打動一個人,即使是打動了,隻要不在一個層次上,那自己必須有鮮血淋淋的付出。

      陸放雖然很大聲的叫了小念的名字。小念不再給自己回頭的機會。他不值得,他不配。街上霓紅閃爍,燈箱廣告裏是陸放的照片。自己喜歡過的,喜歡過自己的,曾經一起努力過的,一起發誓過的,以爲會在一起的,陸放。

      回不去了。小念沒有一點難受,可眼淚還是不聽話的流了下來。

      再也不要聯系了。讓我找回自己,哪怕隻能默默的喜歡你。陸放,我不懦弱,你要知道。

      那時候的小念,像一隻被雨水打濕了翅膀的海鳥,再也飛不起來。

      這是第二次,有過不堅定。

      陸放,如果他可以出來解釋一下,關于盛傳的他和音樂人梁曉暮的關系。哪怕,隻是他跟小念解釋一下,讓女孩起碼,有堅持下去的勇氣。

      可是他沒有。他甚至沒有發短信過來說爲什麽要在有人試圖傷害小念時他卻放開手。

      于是她想到了放棄。

      小念記得他跟小念說過,如果自己的歌能賺好多錢的那天,一定買一個最漂亮的生日蛋糕給小念,然後送她一頂水晶做的小帽子。

      這句話還算不算?

      如果算,他連出面解釋一下和她的绯聞,都不可以麽。這就是他給的是最直白的生日,禮物。在小念看來,是白白的浪費了,肯定的放棄了,那段感情。

      小念喜歡他,是不需要他知道的。他有他的事業,那是他一生的夢想。隻是他實現夢想的時候,請忽略小念,女孩小念,曾經有過最大的夢想,就是能給他寫歌,寫他和小念的歌,然後讓他唱給她聽,天天,月月,年年。

      以上所說的所有,條件是,如果有人代替小念。

      如果她真的代替了我,就當作一切灰飛湮滅無痕迹。

      又是好幾個月。盡管小念不去看娛樂新聞不去浏覽娛樂網頁不去給陸放的音樂網站留言。但她還是在同學的談論中,街頭超大的燈箱廣告牌裏得知了陸放演唱會要到最後一場了的消息。那是以前的自己,想過最驕傲的事情。

      結束又在這個城市。反響應該還是那麽好。

      在思想的鬥争過後,還是決定要和好朋友一起去的。演唱會有空前的盛大,小念站在幾萬人中間,立刻感到了自己的渺小。身邊爲台上的陸放歡呼雀躍,又哭又笑很瘋狂的人。他們當中,沒有一個人想得到,自己身邊這個姑娘,在幾個月以前,還被陸放握着手切過蛋糕,還在黃昏的時候騎着單車帶她回家,吃陸媽媽做的紅燒排骨。

      怪隻怪一切來得太突然。小念和陸放都沒有做好準備。甯願那麽想。

      演唱會上最高潮的環節,是主辦方招募歌迷上台去和陸放合唱。全場的沸騰,人群跟瘋掉沒什麽兩樣。隻有小念一個人出奇的平靜。歌迷的狂熱程度讓主辦方感到很棘手,于是幹脆讓陸放自己做選擇。陸放的原話是這樣的:“有那麽一個人,我知道,她肯定在這裏。”

      主持問:“是朋友麽。”

      陸放:“算是吧。”

      “什麽名字?”

      “杜小念。”

      杜小念。這三個字帶來了厚厚的落地音。在小念的耳膜裏迅速的蔓延開來,好象水浸濕的海綿,輕輕的一捏就溢出水來。

      “杜小念小姐,有在嗎?”主持人問。

      小念把頭低了下去。

      “請問杜小念小姐來我們演唱會了嗎。如果來了,請回答得大聲一點。”小念兩隻手緊緊的揉在一起。身邊的好朋友用胳膊使勁的碰了一下自己。

      “小念,你在麽。”陸放的聲音。唯一能引起全場尖叫的聲音,以前像陰天裏難得的陽光照射小念生活裏的聲音。現在顯得那麽單薄和可笑。

      他以爲,這樣還有用麽。小念心裏想。

      可身邊的好朋友還是出賣了自己,她把小念的手舉得好高。然後用了最大的聲音叫了一句:“在這裏!”鎂光燈很及時的射了過來,刺疼了小念的眼睛。掌聲如潮。小念不知道該怎麽樣才好。或許陸放真的是個王子,站在最高的地方,然後腥搜鐾?/p>

      不知道是怎麽上台的。恍惚中被人拉着手。

      是你麽。

      上台之後小念和陸放唯一的對話:

      我們可以開始唱了麽。

      可以。

      這樣平靜的歌迷讓現場有些唏噓。音樂響了起來,振耳欲聾。小念很配合陸放的,她真的裝作什麽也沒有過。就像一個最普通的歌迷一樣。其實她真的和許許多多坐在台下的人一樣,默默的喜歡着陸放,雖然她的喜歡,比他們多出了好些年。唱到最後,陸放走近了些,輕輕的握起了小念的手,在别人眼中,或許這是歌手對歌迷的感謝,也或許,真的隻是一種感謝。如果,這個牽手,能早幾個月。小念不敢再往下想,她生怕波濤洶湧的回憶讓她哭花了臉。這是陸放今年的最後一場演唱會,是他夢想發芽的地方,自己要盡力完美。

      一首歌的時間真的不長。若時間真是能快能慢的東西,那麽小念會讓曾經灰飛煙滅沒痕迹。

      “我可以擁抱你麽。”又是一個意外,這樣的話,居然出自一個和歌迷合唱的歌手嘴裏。

      全場寂靜,沒有任何聲音。都在等待小念的回答。

      你真的以爲,這樣還有意義麽。好吧,讓我成全你,成全你感謝我愛過你的心。小念心裏想。但她還是什麽也沒說,向前走了一步。

      算願意了。

      于是那個等了幾個世紀的擁抱,溫暖環繞了過去。剛才唱過的歌仿佛還在耳邊:“也許就是要等一百個世紀,我們才能夠發現,真愛的美麗。”可是陸放對不起,我們無法等待,我們都不善長等待.甯願選擇流浪.有些愛,轉身,已是天涯.

      小念知道,在别人看來,她是那個夜晚最閃亮的星星。陸放在自己心中,也是那顆最閃亮的星星,隻是從此之後,要挂在最高的地方發着最孤獨的光而已。

      小念下台的瞬間,陸放與嘉賓合唱的歌已經響起,灌在耳朵裏的第一句話:“這是我始終喜歡的人,梁曉暮小姐。很高興她能來當我的嘉賓。”

      梁曉暮走過去拉着陸放的手。小念從來沒有看過如此般配的兩個人。

      他始終喜歡的人,是梁曉暮。原來是默默的喜歡,現在呢,可以親密的站在一起。

      就像當初的小念和陸放一樣。

      他一定要幸福。一定要比小念幸福。

      小念相信此刻的自己是笑的。

      你要的幸福

      我終于失去了你,在我最感到光榮的時候。

      我是陸放。

      小念,或許你不知道。我從來沒有過的自卑。

      我什麽也給不了你。

      小念。從你站在我的FANS團裏爲我揮舞着熒光棒的那一年;從我還是個默默無聞的校園歌手想靠着一場比賽脫穎而出的那一月;從你在暑天裏忍受着40多度的高溫在街上幫我拉票的那一天;從你在梧桐樹下的沙土表面劃出“陸放,我要爲了你努力。”的那一刻;你寂寞的轉過身去,留下驕傲的背影。這些我全都看到,隻是你呢,什麽都不會知道,就像我一輩子都不會明白,自以爲是的成功,讓我亵渎了一場最美的感情。以前一直在想,我對你的喜歡,會讓我更加努力的去完善自己。

      那是世間最單純的信念。是以前以爲最完美的信念。

      我的生活,形象得來說,就像經曆了無數個黑夜和白天。但現在超負荷的工作,沒有白黑的區别,二十四小時當中,恐怕隻有能合眼的那幾小時還能算自己的。其它時間,日程早被安排得滿滿的。

      有天晚上下雨。錄完音回到家已經淩晨四點。雨出奇的大,從來沒有過的大。

      好象要把一切都洗幹淨。隻是,還洗得幹淨麽,那些紛紛擾擾的绯聞中,我就再也找不到自己最愛的那張臉,你始終帶着最溫暖的表情跟我說,陸放加油。

      我坐在了自己的車裏。原來上初中的時候答應過你,說以後有了錢,一定要買一輛車。然後在下雨的時候開出去,停在馬路中央,和你一起看雨景。你說過你最喜歡的,我記得。雨嘩嘩嘩的下着,我不停的舞弄雨刷,讓它們在車玻璃上甩出逆時針的光圈,濺起的波光跳躍,一下一下又一下。究竟我要想多少次,才能見到你。車裏靜得驚人,于是我把音響開得很大聲,試圖掩飾寂寞,想你時才有的寂寞。

      哪怕我在鎂光燈下笑得露出牙床,說一百次我很開心。也沒有這時候躲在車裏看雨景想你時輕松的心情,那種快樂,是從心裏滲透出來的。

      發動汽車,因爲看到前面有個水坑。小念你還記不記得,曾經在上學的路上,你提着白裙子的裙角尖叫着躲開迎面而來沖進水坑的汽車。盡管我開足馬力碾過去,身邊也再沒有了那女孩的聲音。

      或許一輩子都不會有了。

      公司刻意制造绯聞,刻意把演唱會嘉賓請成梁曉暮。我知道你會誤會。但我沒有辦法,小念你知道麽,我是真的沒有辦法。我要陪他們一起演戲,我要在各種場合都暧昧的提起她。我知道自己和他們一樣惡心。我怕你會看不起我,所以不敢告訴你。

      我以爲隻要自己有了名聲,做出了好的音樂。就是實現了我們共同的夢想。

      所以我可以忍,什麽事情都可以答應。

      我以爲我擁有了那些,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比如說,給你過最好的生日,陪你上街給你買衣服,或許等你長大了,我可以請你做我的新娘。可是現在,我連幻想的機會都沒有了。

      哪怕我的錢足夠多到在全城最氣派的面包店給你定做最漂亮的蛋糕,哪怕我一打開電視或者收音機就能看到自己的臉聽到自己最驕傲的音樂。哪怕我以爲,當我做到這些的時候,你還在我身邊。可當我那天在學校放開你的手,你轉頭就跑多堅決;當那天我拉着梁曉暮的手唱歌,你都會難過,但我什麽也做不了。我隻能聽從安排。我沒有資格讓你喜歡了。

      我好象走進了另一個雜亂的世界,它給了我很多人想要的東西。

      可是這個世界沒有你。

      惟獨沒有你。

      小念,你這樣單純美好的女孩子。我想自己的形象,永遠在你心中高大下去。

      什麽也不能跟你說清。你要的幸福我給不了。既不能陪在你身邊,也不能大聲承認喜歡的人是你。

      全世界的情歌都失去了意義。想念變成懷念,心動變成心碎。

      離開了你,我的世界一直灰,灰,灰。

      我的愛,一直都在

      陸放,有好多話我還來不及講。我希望那天演唱會上燈光照向我倆的時候,我們都是笑着的。那樣的笑容,我和你并排在一起。是唯一的,定格的,我還能回憶的,最後的屬于我們的畫面了吧。

      雖然最後你和梁曉暮拉着手,依偎着,唱着以前我們最愛的歌。

      在你身邊的人已經不是我了。不可能是我了。

      但我一點都沒有後悔過自己用力的去付出過這段感情,真的一點都沒有。

      對不起,陸放。我有很多事想給你做但總是力不從心.

      對不起,陸放。我不會再和你聯系了。但隻要太陽還在照耀,星星還在閃亮,我就還在爲你祈叮瑺懩阕8?

      對不起,陸放。每次看到關于你的任何鏡頭我都會哭出聲音。還是很喜歡吧。

      現實就是現實,既然無法改變,就用最美的方式去迎接吧。也許以後,我不會在晚上偷偷躲在被子裏給你發短信了,也許以後,我不會在網上四處尋找你的視頻和新聞,但是,如果你以爲我放棄了,那你錯了,我依然會在想你的時候微笑。你以前跟我說過,在你想某個人的時候微笑,他就會和你一樣的幸福微笑,我依然會在睡覺前向上帝許下我真盏念娡屇阋葬徇^自己想要的生活。陸放你隻是在離我遠一些的地方繼續閃閃發光,而我是在離你更遠的地方默默的守護你的一切。所有對你的祝福都不會停止,有人說,被一個人惦念是幸福的,那麽陸放你一定萬分幸福,因爲有那麽多的歌迷惦念你。把我當作他們其中之一,就好。

      畢竟你站得比我高好多了,你的的高度要我很努力很拼命才能夠得到了。

      所以,我決定。給自己這個拼命的機會。總有一天,我會更加完美的出現在你面前。陸放,你是我的光。但我也要學着盡量讓自己發光,我相信我也能閃亮。

      陸放,謝謝你教會我。愛,真的可以很有力量。

      或許很多很多年以後,小念和陸放真的可以站在同一個舞台上,有着同樣的驕傲。那時候,牽着的手,就可以很驕傲的再也不放開了吧。

      即使已經不在一起。

      我也很想你。

      小念喜欢听陆放唱歌。这是好多年来培养起的习惯,形成了自然。

      小念心里历来有预感。总有一天,陆放再也不会摩挲着自己的头亲昵的说,念念,我给你唱首歌吧。然后身边就能响起世界上最华丽饱满的声音,像腾空而起的白鸽,扎在最纯净的那块云朵里。充斥进小念空白的生命。从此之后,斑斓,不安。这就是命。

      小念有一个理想,憋在心里了好长时间,不向任何一个人讲。只是每年生日的时候,都会偷偷的在蜡烛吹灭的时候许下个心愿:在很多很多年以后,如果陆放还是这样喜欢唱歌,那么我就要为他写歌,让他唱我们的歌,全世界都听见。这个愿望有些奢侈,小念知道。

      其实不曾想过,哪一次会是自己最后许这个白痴的愿望,因为小念不知道,陆放的成名前后,两人的生活,就像被隔开的两个世界,像一块硬币的正反两面,永远不会有在一起的那天。陆放的歌突如其来的火了起来,互联网上,泛着姜黄色报纸里,更或者是电视荧幕中,大家都在谈论着这个一夜成名的幸运男孩子。

      是因为一场比赛,小念不想提起。那些记忆里的细枝末节,某一时刻还是会像梦一样的塞进脑海中,细小的感动与辛苦填满了每一个细胞,幸福的香味,迅速的蔓延进空气中最小的分子里。

      小念想背着他的梦,一步步向前走。毕竟,一个人心中,只有一个宝贝。那场比赛之所以把陆放捧红了的原因,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陆放的超人气。虽然在七夕的时候,小念忍着酷暑和那些最平常的喜欢陆放的歌迷上街拉过票,那时候她根本没想过会有多少女孩子等在后台希望见一眼陆放,但“念念辛苦你了,晚上6点来我回家,妈妈给做饭,你也来吧。”这样的短信,陆放只会传给小念一个人的。这样就够了不是么。

      没有一个歌迷知道,拉完票之后的小念,居然是能到陆放家吃饭的。因为一般的人都觉得,如果彼此两个人那么好,是不用来做这样的辛苦活的。只是他们不明白,如果真的两个人那么好,那么是彼此需要时,会拼尽全力也再所不惜.

      像发誓一样的,更像一个最为郑重的决定。

      拉完票回家的路上顺便买了一份晚报。死也没想到,专题那版。没登任何新闻,就用了一号的大字体写:请支持陆放。然后是投票方式,只是在报纸的最下脚,落款是:歌迷,梁晓暮。

      梁晓暮,如果不错的话,应该是那个很有名的女歌手吧。也是靠一场比赛红遍了大江南北的梁晓暮。她可以出十几万买下一个报纸的专题版面,给陆放做广告拉票。而自己,喊到嗓子冒火,又能为陆放拉到几票。

      她能帮陆放做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这是小念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受。

      第一次有些难过,但哪怕是那样,小念也再过一百年都不会相信,在陆放实现了的理想后,自己会说服自己放弃这段感情。

      后来的事情仿佛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而然。陆放开始有演唱会,频繁的和媒体见面,做产品的代言。一天睡的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小念经常在半夜的时候能收到陆放传过来的短信息,然后小念起床开机的时候可能陆放才刚刚睡下去。那段时间,见陆放简直是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不过还是能听他唱歌的,小念去开通了彩信。于是陆放就经常传些录音片段过来。听得最多的,是这两句:我的夜晚是你的白天。当我思念时你正入眠。

      陆放,你好就好。

      小念开始看好多的书,现代文学的,古典诗词的,她开始更努力的去做自己现在能做好的事情。当然,还有为陆放写词的梦想,更加的强烈。一天比一天的强烈。

      那时候的生活很充实,虽然会累。但每天都觉得离梦更近了,离陆放更近了。

      起码,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一次也没有,一点也没有。

      直到有一天。陆放巡回演唱会的第二站,就在小念和陆放长大的城市。前一天恰好是小念的生日。

      然后,陆放帮小念切蛋糕的镜头,在小念生日的第二天,就上了娱乐周刊的封面,陆放的公司出面声明,陆放没有在恋爱,除了跟当红的女艺人梁晓暮关系甚密。自己心中的王子,王子拥有的爱情,是不能被说成这样或者那样的。是永远不能的。

      那是第一次,觉得彼此可能不合适。梁晓暮能在事业上真正的帮到他,而自己却使劲也做不到。

      陆放还是留出了时间给自己。本来以为可以说说话的。在学校的塑胶操场上牵着的手,月影洒在朱红色的跑道上,两个人的影子一点点的拉长,再拉长。那样的感觉小念下辈子都记得,受了委屈之后只有陆放才给得了的安定。只是,忽然闪出两道刺眼的白光,伴随着不大的咔嚓一声。是相机。小念想抓紧陆放的手,没想到的是,陆放用快得不得了的速度松手了,小念的手就孤单的掉在风里。没有了任何反映,像电影里无声的滑过镜头。更像一个木偶。那样一个简单的动作,足够否定所有。

      接下来就是逃跑,小念发誓她的确用了百米冲刺的速度。小念突然间知道,再真实的人和心,再真实的笑容,都不能打动一个人,即使是打动了,只要不在一个层次上,那自己必须有鲜血淋淋的付出。

      陆放虽然很大声的叫了小念的名字。小念不再给自己回头的机会。他不值得,他不配。街上霓红闪烁,灯箱广告里是陆放的照片。自己喜欢过的,喜欢过自己的,曾经一起努力过的,一起发誓过的,以为会在一起的,陆放。

      回不去了。小念没有一点难受,可眼泪还是不听话的流了下来。

      再也不要联系了。让我找回自己,哪怕只能默默的喜欢你。陆放,我不懦弱,你要知道。

      那时候的小念,像一只被雨水打湿了翅膀的海鸟,再也飞不起来。

      这是第二次,有过不坚定。

      陆放,如果他可以出来解释一下,关于盛传的他和音乐人梁晓暮的关系。哪怕,只是他跟小念解释一下,让女孩起码,有坚持下去的勇气。

      可是他没有。他甚至没有发短信过来说为什么要在有人试图伤害小念时他却放开手。

      于是她想到了放弃。

      小念记得他跟小念说过,如果自己的歌能赚好多钱的那天,一定买一个最漂亮的生日蛋糕给小念,然后送她一顶水晶做的小帽子。

      这句话还算不算?

      如果算,他连出面解释一下和她的绯闻,都不可以么。这就是他给的是最直白的生日,礼物。在小念看来,是白白的浪费了,肯定的放弃了,那段感情。

      小念喜欢他,是不需要他知道的。他有他的事业,那是他一生的梦想。只是他实现梦想的时候,请忽略小念,女孩小念,曾经有过最大的梦想,就是能给他写歌,写他和小念的歌,然后让他唱给她听,天天,月月,年年。

      以上所说的所有,条件是,如果有人代替小念。

      如果她真的代替了我,就当作一切灰飞湮灭无痕迹。

      又是好几个月。尽管小念不去看娱乐新闻不去浏览娱乐网页不去给陆放的音乐网站留言。但她还是在同学的谈论中,街头超大的灯箱广告牌里得知了陆放演唱会要到最后一场了的消息。那是以前的自己,想过最骄傲的事情。

      结束又在这个城市。反响应该还是那么好。

      在思想的斗争过后,还是决定要和好朋友一起去的。演唱会有空前的盛大,小念站在几万人中间,立刻感到了自己的渺小。身边为台上的陆放欢呼雀跃,又哭又笑很疯狂的人。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想得到,自己身边这个姑娘,在几个月以前,还被陆放握着手切过蛋糕,还在黄昏的时候骑着单车带她回家,吃陆妈妈做的红烧排骨。

      怪只怪一切来得太突然。小念和陆放都没有做好准备。宁愿那么想。

      演唱会上最高潮的环节,是主办方招募歌迷上台去和陆放合唱。全场的沸腾,人群跟疯掉没什么两样。只有小念一个人出奇的平静。歌迷的狂热程度让主办方感到很棘手,于是干脆让陆放自己做选择。陆放的原话是这样的:“有那么一个人,我知道,她肯定在这里。”

      主持问:“是朋友么。”

      陆放:“算是吧。”

      “什么名字?”

      “杜小念。”

      杜小念。这三个字带来了厚厚的落地音。在小念的耳膜里迅速的蔓延开来,好象水浸湿的海绵,轻轻的一捏就溢出水来。

      “杜小念小姐,有在吗?”主持人问。

      小念把头低了下去。

      “请问杜小念小姐来我们演唱会了吗。如果来了,请回答得大声一点。”小念两只手紧紧的揉在一起。身边的好朋友用胳膊使劲的碰了一下自己。

      “小念,你在么。”陆放的声音。唯一能引起全场尖叫的声音,以前像阴天里难得的阳光照射小念生活里的声音。现在显得那么单薄和可笑。

      他以为,这样还有用么。小念心里想。

      可身边的好朋友还是出卖了自己,她把小念的手举得好高。然后用了最大的声音叫了一句:“在这里!”镁光灯很及时的射了过来,刺疼了小念的眼睛。掌声如潮。小念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或许陆放真的是个王子,站在最高的地方,然后众人仰望。

      不知道是怎么上台的。恍惚中被人拉着手。

      是你么。

      上台之后小念和陆放唯一的对话:

      我们可以开始唱了么。

      可以。

      这样平静的歌迷让现场有些唏嘘。音乐响了起来,振耳欲聋。小念很配合陆放的,她真的装作什么也没有过。就像一个最普通的歌迷一样。其实她真的和许许多多坐在台下的人一样,默默的喜欢着陆放,虽然她的喜欢,比他们多出了好些年。唱到最后,陆放走近了些,轻轻的握起了小念的手,在别人眼中,或许这是歌手对歌迷的感谢,也或许,真的只是一种感谢。如果,这个牵手,能早几个月。小念不敢再往下想,她生怕波涛汹涌的回忆让她哭花了脸。这是陆放今年的最后一场演唱会,是他梦想发芽的地方,自己要尽力完美。

      一首歌的时间真的不长。若时间真是能快能慢的东西,那么小念会让曾经灰飞烟灭没痕迹。

      “我可以拥抱你么。”又是一个意外,这样的话,居然出自一个和歌迷合唱的歌手嘴里。

      全场寂静,没有任何声音。都在等待小念的回答。

      你真的以为,这样还有意义么。好吧,让我成全你,成全你感谢我爱过你的心。小念心里想。但她还是什么也没说,向前走了一步。

      算愿意了。

      于是那个等了几个世纪的拥抱,温暖环绕了过去。刚才唱过的歌仿佛还在耳边:“也许就是要等一百个世纪,我们才能够发现,真爱的美丽。”可是陆放对不起,我们无法等待,我们都不善长等待.宁愿选择流浪.有些爱,转身,已是天涯.

      小念知道,在别人看来,她是那个夜晚最闪亮的星星。陆放在自己心中,也是那颗最闪亮的星星,只是从此之后,要挂在最高的地方发着最孤独的光而已。

      小念下台的瞬间,陆放与嘉宾合唱的歌已经响起,灌在耳朵里的第一句话:“这是我始终喜欢的人,梁晓暮小姐。很高兴她能来当我的嘉宾。”

      梁晓暮走过去拉着陆放的手。小念从来没有看过如此般配的两个人。

      他始终喜欢的人,是梁晓暮。原来是默默的喜欢,现在呢,可以亲密的站在一起。

      就像当初的小念和陆放一样。

      他一定要幸福。一定要比小念幸福。

      小念相信此刻的自己是笑的。

      你要的幸福

      我终于失去了你,在我最感到光荣的时候。

      我是陆放。

      小念,或许你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过的自卑。

      我什么也给不了你。

      小念。从你站在我的FANS团里为我挥舞着荧光棒的那一年;从我还是个默默无闻的校园歌手想靠着一场比赛脱颖而出的那一月;从你在暑天里忍受着40多度的高温在街上帮我拉票的那一天;从你在梧桐树下的沙土表面划出“陆放,我要为了你努力。”的那一刻;你寂寞的转过身去,留下骄傲的背影。这些我全都看到,只是你呢,什么都不会知道,就像我一辈子都不会明白,自以为是的成功,让我亵渎了一场最美的感情。以前一直在想,我对你的喜欢,会让我更加努力的去完善自己。

      那是世间最单纯的信念。是以前以为最完美的信念。

      我的生活,形象得来说,就像经历了无数个黑夜和白天。但现在超负荷的工作,没有白黑的区别,二十四小时当中,恐怕只有能合眼的那几小时还能算自己的。其它时间,日程早被安排得满满的。

      有天晚上下雨。录完音回到家已经凌晨四点。雨出奇的大,从来没有过的大。

      好象要把一切都洗干净。只是,还洗得干净么,那些纷纷扰扰的绯闻中,我就再也找不到自己最爱的那张脸,你始终带着最温暖的表情跟我说,陆放加油。

      我坐在了自己的车里。原来上初中的时候答应过你,说以后有了钱,一定要买一辆车。然后在下雨的时候开出去,停在马路中央,和你一起看雨景。你说过你最喜欢的,我记得。雨哗哗哗的下着,我不停的舞弄雨刷,让它们在车玻璃上甩出逆时针的光圈,溅起的波光跳跃,一下一下又一下。究竟我要想多少次,才能见到你。车里静得惊人,于是我把音响开得很大声,试图掩饰寂寞,想你时才有的寂寞。

      哪怕我在镁光灯下笑得露出牙床,说一百次我很开心。也没有这时候躲在车里看雨景想你时轻松的心情,那种快乐,是从心里渗透出来的。

      发动汽车,因为看到前面有个水坑。小念你还记不记得,曾经在上学的路上,你提着白裙子的裙角尖叫着躲开迎面而来冲进水坑的汽车。尽管我开足马力碾过去,身边也再没有了那女孩的声音。

      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有了。

      公司刻意制造绯闻,刻意把演唱会嘉宾请成梁晓暮。我知道你会误会。但我没有办法,小念你知道么,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我要陪他们一起演戏,我要在各种场合都暧昧的提起她。我知道自己和他们一样恶心。我怕你会看不起我,所以不敢告诉你。

      我以为只要自己有了名声,做出了好的音乐。就是实现了我们共同的梦想。

      所以我可以忍,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

      我以为我拥有了那些,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比如说,给你过最好的生日,陪你上街给你买衣服,或许等你长大了,我可以请你做我的新娘。可是现在,我连幻想的机会都没有了。

      哪怕我的钱足够多到在全城最气派的面包店给你定做最漂亮的蛋糕,哪怕我一打开电视或者收音机就能看到自己的脸听到自己最骄傲的音乐。哪怕我以为,当我做到这些的时候,你还在我身边。可当我那天在学校放开你的手,你转头就跑多坚决;当那天我拉着梁晓暮的手唱歌,你都会难过,但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只能听从安排。我没有资格让你喜欢了。

      我好象走进了另一个杂乱的世界,它给了我很多人想要的东西。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你。

      惟独没有你。

      小念,你这样单纯美好的女孩子。我想自己的形象,永远在你心中高大下去。

      什么也不能跟你说清。你要的幸福我给不了。既不能陪在你身边,也不能大声承认喜欢的人是你。

      全世界的情歌都失去了意义。想念变成怀念,心动变成心碎。

      离开了你,我的世界一直灰,灰,灰。

      我的爱,一直都在

      陆放,有好多话我还来不及讲。我希望那天演唱会上灯光照向我俩的时候,我们都是笑着的。那样的笑容,我和你并排在一起。是唯一的,定格的,我还能回忆的,最后的属于我们的画面了吧。

      虽然最后你和梁晓暮拉着手,依偎着,唱着以前我们最爱的歌。

      在你身边的人已经不是我了。不可能是我了。

      但我一点都没有后悔过自己用力的去付出过这段感情,真的一点都没有。

      对不起,陆放。我有很多事想给你做但总是力不从心.

      对不起,陆放。我不会再和你联系了。但只要太阳还在照耀,星星还在闪亮,我就还在为你祈祷,为你祝福.

      对不起,陆放。每次看到关于你的任何镜头我都会哭出声音。还是很喜欢吧。

      现实就是现实,既然无法改变,就用最美的方式去迎接吧。也许以后,我不会在晚上偷偷躲在被子里给你发短信了,也许以后,我不会在网上四处寻找你的视频和新闻,但是,如果你以为我放弃了,那你错了,我依然会在想你的时候微笑。你以前跟我说过,在你想某个人的时候微笑,他就会和你一样的幸福微笑,我依然会在睡觉前向上帝许下我真诚的愿望,让你以后过自己想要的生活。陆放你只是在离我远一些的地方继续闪闪发光,而我是在离你更远的地方默默的守护你的一切。所有对你的祝福都不会停止,有人说,被一个人惦念是幸福的,那么陆放你一定万分幸福,因为有那么多的歌迷惦念你。把我当作他们其中之一,就好。

      毕竟你站得比我高好多了,你的的高度要我很努力很拼命才能够得到了。

      所以,我决定。给自己这个拼命的机会。总有一天,我会更加完美的出现在你面前。陆放,你是我的光。但我也要学着尽量让自己发光,我相信我也能闪亮。

      陆放,谢谢你教会我。爱,真的可以很有力量。

      或许很多很多年以后,小念和陆放真的可以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有着同样的骄傲。那时候,牵着的手,就可以很骄傲的再也不放开了吧。

      即使已经不在一起。

      我也很想你。

      标签: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想念你的歌的感言